自从知道你在这里,我就再也没有离开过...
2018小说网

第201章 葬礼

小说:原神:我在提瓦特开了家武器店| 作者:往叙弦歌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“今天,我陈无就是改写了你这世界线,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面对着硕大的旋涡魔神,陈无的身体渺小如微尘,但眼睛里面的疯狂却在疯狂滋长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埃梅利等人才终于反应过来陈无究竟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他是疯了吗!”

    埃梅利恨恨的喊了一声,直接伸手捏起了一柄巨大冰枪,轻轻一跃,在天空留下一抹蓝色残影。

    此时,同样还有一道火红色身影奔驰而来,那是纳兰景。

    看着快速跑出去的埃梅利,凝光眉头一皱,下意识就要上前阻拦。

    “多相信一下那些孩子们吧,总要比什么都不做要来的好。”

    萍姥姥闪到了凝光的身前,表情和蔼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三位仙人此时自然也察觉到了奥赛尔所凝聚力量的恐怖,立即加快了仙力的注入,期望着在一切都失败之前,能够再给魔神来一下子。

    “吼!!!”

    奥赛尔的神力输送即将完毕,陈无察觉到了身后快速接近的两道元素,来不及多想,只是快速引导周围的风元素,形成交织的网络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,我的财宝!”

    大量五星武器从网格中流动着滑出,由于体系的特殊性,同一种武器,不同阶位都能够同时出现。

    天空大军、烧火棍、各样式弓矢、氤氲着元素的法器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陈无伸出来的右手臂,手心朝向奥赛尔的方向,五根手指骤然合拢。

    周身元素爆发,武器混杂着元素、夜叉之力、仙力散发着不可匹敌的气势,快速穿透了奥赛尔的鳗鱼头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清脆的响指声响起,武器插在奥赛尔的身体里面爆炸了!

    爆炸的威力让这一片的空间出现了短暂的停滞,能量波动迅速将奥赛尔汇聚神力制造出来的大伊万吞没。

    同样被爆炸余波吞没的,还有陈无的身体。

    爆炸余波形成一道圆弧,向着四面八方杀去,陈无只来得及将双臂挡在自己的面前,尽量蜷缩自己的身体,同时[飞天大御剑]自动从脚下飘到了陈无的正前方,为陈无抵挡伤害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仓促的准备,来不及多作思考,炽热的气流就快速将自己包围,耳鸣声连绵不绝,就像是身体濒临极限发出的警告。

    全身都传来了灼热的感觉,但能评得上几级烧伤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凝光给不给报工伤”

    这是陈无最后的想法,然后他就被巨大的冲击力给轰向了群玉阁的方向。

    直到

    陈无感受到身后传来的柔软和阵阵清凉。

    塞西莉亚花传来淡淡的清香,这次不止是头发了,陈无感受到的,是包裹着自己的浓厚气味。

    “是埃梅利用了我给她的香膏吗?”

    这个念头忍不住升起,嘴角也遭到了不可抗拒的力量,向上微微翘起。

    “你蠢不蠢啊!觉得自己很能打是吗?这个时候你逞什么英雄!”

    “啊,又来了”陈无闭着眼睛就能知道,这是埃梅利在训斥自己。

    小心的抬起眼皮,瞄了一眼梨花带雨的埃梅利,陈无心头叹气,不敢说话,就这么默默的让埃梅利抱着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经过自己的这一波输出,奥赛尔总该被打回去了吧。

    陈无睁开眼睛,忍着身上传来的剧痛,轻轻张开手臂,将埃梅利揽进怀里。抬眼看向奥赛尔的方向。

    位于爆炸中心的海面,依旧不停的有水注炸裂,奥赛尔的三个鳗鱼头颓然的在海面上随波摇摆,完全不复之前的神采。

    但是同样,爆炸产生的余波直接将群玉阁这边的法阵破坏了一部分,归终机也因此受损,需要重新修理,才能再次使用。

    “终于结束了吗?”

    陈无低声询问,但是没人回答。

    “吼!!!”

    愤怒掺杂着难以置信的声音在乌云下响起。

    陈无嘴角忍不住扯了一下。

    奥赛尔的三个鳗鱼头都不复神采,但此刻在水下,再次抬起了一只巨大的鳗鱼。

    “居然还留有后手啊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要怎么办?虽然陈无刚才消磨了魔神大部分的力量,但同样,归终机也因此受损了,若是完好,或许我们还有战胜它的可能,但是现在”

    甘雨眉头紧锁,看着远处再次凝聚起神力的魔神,忍不住开口:“但[群玉阁]是最后的屏障了!无论如何,都不能再退让半步!”

    凝光从半空中落回到地面,眼神纠结,“我还有另一个方案”

    陈无看了眼神色复杂的凝光,“结果我还是没有成功改变结局是吗?”

    目光扫到旁边的纳兰景,这小子不知道怎么一回事,此刻身体里的能量又变强了,甚至有反超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纳兰景正眉头紧锁,一动不动的看着奥赛尔。

    “我要放弃[群玉阁]!”

    凝光的话音刚落,纳兰景就伸出手阻拦,

    “不,其实还有另外一种方案,先不要放弃[群玉阁]!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到了纳兰景的身体上,等待着他的下半句话。

    “陈无,谢谢你因为你,我其实已经被季先生表扬过很多次了,但是我虚荣心作祟,也一直没来得及和你说。”纳兰景转身看着陈无,鞠了一躬,“季先生为人善良,将我从困境中拯救,照顾我到了现在,但是他目前却失去了联系,希望你能和埃梅利小姐,多留心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说完,纳兰景抬起头,看向了远处愤怒的奥赛尔,“其实我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,所以我才能没有神之眼,就可以操控元素,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这一点,但在平时,大家却依然愿意照顾我,我很感激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最近我的记忆在逐渐苏醒,我的力量也同样在不断的变强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总有一部分记忆找不回来了,我只知道我的本名是亚当,而我也掌握着一种很强大的力量陈无你给了我勇气,所以我也要上了!”

    话语突兀的结束,并不是纳兰景没有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欲望

    而是,

    奥赛尔的导弹又要发射了!

    纳兰景用力跺了一下地面,身上的火元素沸腾,整个人的身体仿佛变成了巨大的熔炉,未知的反应在里面翻滚。

    埃梅利愣了一会,戳了戳陈无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别闹,疼!”

    “纳兰景原来也这么莽的吗?!”

    “也?”

    想到刚才纳兰景说找不到自己的记忆,陈无就一阵心虚。

    因为多半就是那一些记忆被自己的系统给吞了

    群玉阁上的人都沉默不语,看着纳兰景如同刚才的陈无一般,飞向了魔神。

    火焰滔天,因为刚才的爆炸,奥赛尔所处的位置,正是火元素活跃的地方,伴随着纳兰景的到来,威力进一步增强。

    纳兰景右手高举着自己的大剑,本是质朴样式的大剑,此刻像是拨开了蛋壳的鸡蛋,黄水晶一样的材质镶嵌在大剑的各个部位,闪烁着耀眼的光彩。

    火焰急速膨胀,从纳兰景的身体,再蔓延到大剑上面,仿佛联结了天空,将这片乌黑的天空照亮。

    刺眼的光芒闪过,爆炸的声音再次响起,虽然站在群玉阁上面距离稍远一些,但是这中传来的感觉完全不亚于,刚才陈无引起的爆炸!

    埃梅利迅速在众人周围召唤巨大的坚冰,努力降低着冲击波对群玉阁和众人的危害。

    诸位仙人也齐齐催动仙力,制造处淡黄色的屏障保护众人。

    陈无心里暗骂了一声,默默忍受着二次伤害,努力忍住不喊疼。

    “嘶真他娘的疼!”

    听着陈无的怪叫声,埃梅利脸一红,又给陈无套上了一层冰元素护盾。

    “疼!”

    “忍着!”

    “好疼!”

    “你丢不丢人!”

    “那你得亲我一下才能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埃梅利像是见了鬼一样。

    生死危难之际,这个人怎么还能厚脸皮到这种程度??!

    看着嬉皮笑脸的陈无,埃梅利没好气的在周围套上了好几层的冰墙,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,蜻蜓点水般的吻了陈无一下。

    场外,萍姥姥脸上的表情也从凝重变成了无奈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年轻人,比我那个时候要大胆的多啊!”

    凝光眉梢微挑,没有说话,只是神色中隐隐带上了几分杀气。

    自己从小看到大的水灵灵的大白菜就这么被别人给薅了!

    叔叔能忍,婶婶能忍,她凝光忍不了!

    只是,当前要以大事为重,凝光也只好再次将目光投向远处魔神和纳兰景的方向。

    明亮的火光照亮了整片天空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那片空间也仿佛是被什么恐怖的力量封锁了一般,完全看不清里面究竟是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一直维持了半刻钟左右,火光终于逐渐消散。

    大战的最后结果,也终于浮现。

    只是众人并没有感到丝毫的开心,唯一的情绪,就是遗憾和悲伤。

    因为和奥赛尔的身影一同消散的还有纳兰景。

    孤云阁的方向,

    山石灼烧,万物尽燃,

    只是不见了昔日那位有些社恐的友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黑色乌云逐渐退散,璃月港上空的阳光再次透过厚厚的云层,挣扎着照亮了这个国度。

    往日里泛着蔚蓝的海水,此刻也变得有些浑浊、

    就像是钟离期待的那样,这个国度发生了改变,成功证明了从神治变成了人治。

    只是变革的过程中,必然会产生牺牲。

    这是每一个人都明白的道理,只是当死亡到达所有人的面前的时候,能剩下的,就只有良久的沉默和深重的惋惜。

    但晴日终会到来,每一个晴朗的好天气都需要用认真的态度去努力面对。

    站在群玉阁上面,陈无抱着埃梅利,诸位仙将众人包围在里面,仙力消耗殆尽。

    “这样终于是结束了吗?”

    残存下来的千岩军士兵依靠着手中的长枪,费力的站直身体。

    “那股极其凶煞不祥的气息,确实已经淡下去了。遭此重创,那位魔神恐怕也难以继续兴风作浪了。”

    仙人出言解惑,刚才的众人,正是靠着仙人拼尽全力的庇护,才得以幸存。

    凝光收拾好情绪,走出来主持大局。

    “多谢各位仙人的鼎力相助,若非诸位碰巧都在此处,恐怕璃月港也就没有未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~”

    留云借风真君冷笑一声,虽然身体已经疲惫至极,但还是努力抬起高傲的头颅。

    “何必再次借机奉承?而且,我们可不是碰巧在此—我们的来意,你转眼就想要装作忘记了吗?”

    凝光一口气憋在胸口,起伏的弧度也变大了些。

    “这仙人还真是不会说话!”

    埃梅利小声的在陈无耳边抱怨。

    萍姥姥当然也听到了埃梅利的抱怨,背着手,慢悠悠的走到留云借风真君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留云,先不必如此针锋相对我曾听过,凝光这孩子刚开始学做生意的时候,就已经开始用微薄的积蓄筹备群玉阁的建造,这么多年来,从一间小房子到了现在这种规模的宫殿。这是她作为商人、作为七星的精神支柱,亦是她本人一生的写照。刚才她既然可以下令毁掉群玉阁,我想这种程度的决心,至少也是能够换来一句夸赞的。”

    凝光听了萍姥姥的话,脸色顿时好看了很多,“多谢这位仙家,愿意为我分说两句。

    其实诸位仙人今天的来意,我们都很清楚但也恕我们无法让步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仙人忍不住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察觉到再次变得紧张的气氛,陈无无奈的摆摆手,走到了众人中间。

    “得了得了,我说,你们这几位老神仙理智一点,说话别这么硬气。再好好看看这片土地吧看看这片土地上面的人和事情,时代变了,有很多东西如同顽石般没有变化,但更多的东西却如同流水,早就发生了改变,如果仍然固守自己的一隅,就会发下大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质疑我们守护璃月的方式?”

    削月筑阳真君看向了陈无,语气稍有缓和。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这我哪敢啊,刚和魔神打完,我这浑身是伤的,可不能再折腾了。”陈无阴阳怪气的一句,惹得埃梅利和凝光等人都偷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入局者迷,旁观者清!我本就是从璃月走了出去,又从蒙德回来,有一些事情是你们不知道的。我曾在蒙德遇见过行走人间的神仙,和和气气的请我们吃了饭,很有烟火气。而你们已经和这方土地脱节太久了,你们遵守契约守护璃月的土地,倘若这片土地的人民不再,那么还称得上是璃月吗?”

    陈无给这几个神仙一顿嘴遁,让在场的神仙都陷入了深思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